第五节 第欧根尼: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(二)

被驱逐后,他来到雅典。一天,他看到一只小老鼠来来去去的行踪,突然产生了灵感,明白了神谕的真正含义。在小老鼠身上,他看到的是无拘无束、毫不造作又无忧无虑的生活。和小......

  被驱逐后,他来到雅典。一天,他看到一只小老鼠来来去去的行踪,突然产生了灵感,明白了神谕的真正含义。在小老鼠身上,他看到的是无拘无束、毫不造作又无忧无虑的生活。和小老鼠相比,人类整天思考着如何统治他人、无休止地赚取利益以及追求享乐,并被这些杂念所困扰而忧愁不断。他突然醒悟,神谕“损毁货币”应是另有深意:所有通行的印戳都是虚假的。人被打上身份地位的印戳,事物被打上荣辱祸福的印戳,这些人们习以为常的社会惯例和价值观,其实都不过是一堆打上了虚假印戳的破铜烂铁!要打破它们,让它们失效,重新找到动物式的简单、原始的自由。

  他认为除了自然的需要必须满足外,其他任何东西,包括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,都是不自然的、无足轻重的。他强调禁欲主义的自我满足,鼓励放弃舒适环境,做一个苦行主义的身体力行者。

  他拜苏格拉底的弟子安提斯泰尼为师,以身作则发扬了老师的“犬儒哲学”,试图颠覆一切传统价值。他从不介意别人称呼他为“狗”,他甚至高呼“像狗一样活着”。人们把他们的哲学叫做“犬儒主义”。

  大清早,他随着初升的太阳睁开双眼,搔了搔痒,在公共喷泉边抹了把脸,向路人讨了一块面包和几颗橄榄,然后蹲在地上大嚼起来,又掬起几捧泉水送入肚中。他没工作在身,也无家可归,是一个逍遥自在的人。街市上熙熙攘攘,到处是顾客、商人、奴隶、异邦人,这时他也会在其中转悠一两个钟头。人人都认识他,或者听说过他。他们会问他一些尖刻的问题,而他也尖刻地回答。有时他们丢给他一些食物,他很有节制地道一声谢;有时他们恶作剧地扔给他卵石,他破口大骂,毫不客气地回敬。人们把他当做疯子,让他赶紧回家去。

  可是,他没有房子,甚至连一个茅屋都没有。他认为人们为生活煞费苦心,过于讲究奢华。房子有什么用处?人不需要隐私,自然的行为并不可耻,我们做着同样的事情,没必要把它们隐藏起来。人实在不需要床榻和椅子等诸如此类的家具,动物睡在地上也过着健康的生活。既然大自然没有给我们穿上适当的东西,那我们唯一需要的是一件御寒的衣服,某种躲避风雨的遮蔽。所以他拥有一条毯子——白天披在身上,晚上盖在身上。他睡在一个桶里,一个别人丢弃的用泥土做的破储物桶,住这样的地方他并不是第一个,但他确实是第一个自愿这么做的人。

  第欧根尼行乞,一是因为他的贫穷,二是因为他的哲学。他乞讨的口气也像一个哲学家,基本的台词是:“如果你给过别人施舍,那也给我吧;如果还没有,那就从我开始吧。”不过,他乞讨的成果终究比不上残疾人,为此他尖刻地评论道:“人们在施舍时之所以厚此薄彼,因为他们想到自己有一天可能变成跛子或瞎子,但从未想到自己会成为哲学家。”

  第欧根尼不是疯子,他是一个哲学家,通过戏剧、诗歌和散文的创作来阐述他的学说,他向那些愿意倾听的人传道,他拥有一批崇拜他的门徒。他言传身教地进行简单明了的教学。“所有的人都应当自然地生活,”他说,“所谓自然的就是正常的而不可能是罪恶的或可耻的。抛开那些造作虚伪的习俗,摆脱那些繁文缛节和奢侈享受,只有这样,你才能过自由的生活。好好活着,因为我们会死很久!”

  在他成为哲学家后,人们仍不时以假货币的事来羞辱他。第欧根尼反唇相讥:“那时候的我正和现在的你们一样,但你们永远做不到和现在的我一样。正是因为流放,我才成了一个哲学家。他们判我流放,我判决他们监禁于城邦之内。”

上一篇:冬日登南阳蒲山如睹油画又恍若置身苍凉的西部片场景 下一篇:Sebastian Mallaby:布莱尔的魔法与幻影

水果沙拉

端午节传统食物有哪些 各地过端午节都吃什么
乌鸡汤的做法
吃火锅应该搭配什么饮料
春节吃什么下酒 6大最佳下酒菜介绍
中西合璧——菠萝香菇松子鸭
中国饮食:海带扒冻豆腐的做法